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句 >

不原谅,就淡忘情感美文

时间:2020-11-18来源:天空文学网

每次回杭州,朋友们都会问我,你会去看看你父亲吗?我都答:不会!语气坚决干脆,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每次,朋友们都欲言又止。我知道他们想说什么。无非是毕竟是父亲,毕竟他老了,等等。但他们没有说出来。因为我在瞬间变冷的脸,让他们知道,说什么都是枉然。不仅如此,还会引起我的极大反感。

没有共同的经历,也就没有相同的感受。那些劝说的人当然是好意。他们希望人间所有发生过的悲剧都有个喜剧的收场。他们想当然地以为,时间可以愈合一切伤口。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时,只要想起年少时那些梦魇,我就泪流满面。我会想起飘着大雪的除夕夜,弥留之际的母亲被那个恶魔泼了三盆冷水,在又冷又湿的被褥中,瞪着天花板咽气时,眼角缓缓淌下的泪水;会想起瘦小的姐姐被那个恶魔赶进狗洞般的储藏室,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点着蜡烛趴在地上写作业的情景;想起姐姐离家出走,被邻居们从即将离岸的轮船上拉下来时,对我说的那句,我打算在轮船开到江心时,跳进江里去……;想起那个恶魔拽着我的头发,死命地把我的脸往墙上撞,然后把我摔到地上,一脚一脚用力踢着、踹着的场景;想起他嘲讽地笑着对我说,你想考大学?你这种人配读大学?!你有口饭吃就不错了……一幕一幕,多年来,经常冷不丁地从我的记忆深处浮上来,让我浑身哆嗦。

是的,我从来没有原谅过他,——那个法律上的父亲。在我眼里,他是个十足的恶魔。一个永远没有资格得到宽恕的恶魔。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十多年前了,我出国前几天的某个傍晚。当时,我想我再也不会回国了。在一种难言的悲怆和诀别之心的驱使下,我回去了。当然,我回去也只是在大院里站一会。那个家,早已不属于我。或者说,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从我6岁回杭州,到14岁被他赶出去,家对我来说,不过是冰冷的地狱。它给予我的,只有一个接一个的可怕梦魇。那些梦魇,都是那个恶魔一手制造的。他疯狂地打骂折磨癌症晚期的母亲,毫无人性地把我和姐姐当做他摧残母亲的工具,然后甩包袱一样把我们赶出荆州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家门,从此不问死活……记得那个傍晚,我在大院里和几个邻居告别时,他骑着车过来。当他停好车,从我身边经过时,我死死地盯住他。而他像是压根儿没有看见我一样。我突然走上去,一字一字地从牙缝里迸出来:你做了这么多恶事,你会有报应的!我希望你早点死!我看到他脸上的肌肉狰狞地抖动了一下,牙根慢慢地咬紧了。我扬起脸,斜睨着他,准备着他挥拳狠狠打过来。当时我居然一点也不害怕,相反地,内心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畅快和兴奋。我觉得我长大了,终于敢说出我对他的仇恨和诅咒了!他却没有打我。他转过脸来,轻蔑地朝我笑了笑,说,可惜你等不到那天了!因为你会死得比我更早!

那是我和他最后的对话。

那个傍晚后,又近二十年过去了。他依然活着。我奶奶是95岁去世的。我爷爷是84岁去世的。长寿的基因在他体内,如今七十多岁的他,以健康地活着的方式,让我知道所谓的报应之说,不过是那些无力还击的受害者的自我心理安慰。我也活着。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得比他更早,但我倔强勇敢地活着。我希望把所有的创伤都变成财富,以生命传达生命,以心灵传达心灵,让人们忘记童年和少年时期那个忧郁、孤独的女孩,从我身上看到,一个人是可以因为苦难而走向深刻和浑厚、因为悲伤而走向广阔和纯净的,地狱的窄门可能正是天堂的入口。

除了知道他活着,他的一切我都不关注,不想知道。我想,他应该是知道我的现状的。听姐姐说,他在网上搜到了我的博客。我不知道他搜索我的博客,是出于好奇,还是带着某种幸灾乐祸。也不愿去猜测,当他知道我已经是高校教授、知名作家时,会是怎样复杂的心理。前年,他通过姐姐向我传话说,只要我为那次诅咒他死向他道个歉,我回杭州时,他就请我吃饭,好说好散。我当即冷冷一笑,对姐姐说,告诉他,就当我已经死了。就像我当他已经死了一样。姐姐嗫喏了半天,说,唉,他毕竟已经老了……我打断她,老了?哼,在我们幼小而无力存活的时候,他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他做的那些恶事,你都忘记癫痫病常用药物了?!姐姐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说真的,我一点也不为诅咒过他死而有丝毫歉疚。有生之年,我也不想再见到他,不想跟他有半点联系。

前几天,我回杭州开个学术会议。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萌生了回去看看的念头。当然不是去看他。我只是想在我年少时进出过的那个大院里走一走,在我住过的小房间窗外站一会。

冬天的晚上,天黑得早。凉风飕飕的,我竭力搜索记忆,在华灯初上的马路上辨认当年的居民楼位置。物是人非。宽阔的马路,路边的高层建筑,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只有树干斑驳的梧桐树,在昏昏的路灯下看起来还是当年的模样。一路走,一路问,终于一个老人对我说,哦,你说的那片居民楼早已经改了名字啦!你跟我走吧,我正好也住在那里……他说的是杭州话。我说的也是杭州话,很地道,以至于老人很奇怪地看了我几眼。我连忙解释说,我是杭州人,28年前在这里住过……他恍然大悟地哦,哦了两声。28年,当然变化很大啦!难怪你不认得了!他一边说,一边拐进一条黑�q�q的巷子。一辆奥迪从我们身后缓缓驶向前面,车灯的光无声地穿过巷里又倏忽消失。我看到了记忆里的大铁门。我的心猛地一跳,放慢了步子。我知道我要回去的地方,不是空间,而是一段时光。

大铁门已经锁上了。从传达室旁的小门进去时,我转过脸看了一下,传达室里亮着灯。后面的自行车棚,还在,暗暗的。我的目光停在大铁门前的那块空地上。记忆里,太阳好的日子,楼里的老太太们就聚在那里晒太阳。每当我走过时,就听到她们叹着气在议论着,唉,这个孩子真可怜啊!娘死了,爹搬到继母那里去了,没人管她……那时,我总是扬起下巴,挺起胸,用这种姿势拒绝“可怜”这个词语。此刻,大院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窗户里投射出来的灯光把花坛里的树影子夸大地投在院墙上。那些老太太,如今肯定都不在人世了。她们知道当年投向我的怜悯的目光,在我心里留下的是冷冷的阴影吗?

走了几步,我惊讶地停下来。我发觉,大院好像比我记哈尔滨癫痫病医院,看这里忆中小多了!年少时,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们放学回来后,常对着院墙打排球。那时,觉得院子好宽敞啊!我的目光掠过花坛。花坛已经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记忆中,花坛里有夜来香,有美人蕉,有指甲花。它们都长在地里,没有人去打理,但是春天来了,就开花。秋天到了,就凋谢。生死荣枯,不知岁月。而我,在贫瘠的童年,摘下指甲花,挤出粉红的汁液涂在指甲上,或者采一枝夜来香,插在麻花辫上,就仿佛自己是集美丽与娇宠于一身的公主了。那些绝望和寒冷的日子里,那是多么美的幻觉啊!哪怕只是一瞬,也让我开心好半天。而今,花坛里摆满了一盆盆花草。夜色里,我看不清它们是些什么植物,也不想多看。因为它们和我没有关系。

终于,我走近了我住过的房间。第四个单元。一楼。窗子里有暗黄的灯光。里面有人。那个恶魔和继母在?显然。但是这和我没有关系。我静静地站在窗外。窗口那株水杉已经没有了踪影。它死了吗?当年,母亲死了,姐姐住校去了,那个恶魔搬到继母那里住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暴雨夜里,我被滚雷惊醒,惊恐地蜷缩在床角,看着水杉的影子投射在房间的墙壁上,狰狞地乱舞。闪电不时地在天花板上划过。那时,我十岁?还是十一岁?也是在那株水杉下,那个恶魔一脸嫌恶地把母亲的遗像,以及她生前用过的所有物品一一掷进火堆里。那时,我正站在窗子里,漠然地望着火光,火光里飞出的黑色灰烬。一只麻雀受到了惊吓似的,他每掷一样东西,它就慌忙跳开几步,然后又不解地走近。它看看火堆,也看看我,眼睛圆滚滚的。我也看它。我记得当时我们就这样对看着,好像在举行一个秘密的殡葬仪式,然后开始怀疑那个永远消失了的女人是否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我的目光望进小房间的窗户。在那个狭小的房间里,是否还放着那个笨重的大衣柜?继母的前夫死去时睡的那张剥落了油漆的大床?这两样家具,当年是那个恶魔有意摆进小房间的。他说他要挤死我。没有写字台。灯管坏了,他也不准我换。我就趴在那张大床上,点着蜡烛,看书写治疗癫痫病的疗法有哪些作业。整整四年!而今,我看见小房间的门上贴着大红的春联图案,有了日子的味道。是那个恶魔和继母的日子。与我无关。

我挪了几步,又望进厨房的窗子。本来我想看看客厅的。那个狭小的客厅,当年是我经常被通宵罚跪的地方。当我踮起脚时,我突然看到,客厅里,那个恶魔正对着窗户坐在那里。我分明感到心脏猛地一跳。是意外?还是潜意识里仍留存着对他的恐惧?不得而知。黑夜里,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我一次次踮起脚,睁大眼睛,往窗子里看。没错,是他!那个恶魔。二十多年过去,他老了!记忆里乌黑的头发,大部分已经白了。整张脸就跟胡桃核一样,皱巴巴的。他没有在我的诅咒中死,但他在时间里老了,老得我差点认不出来了。客厅里灯光昏暗,他孤零零地坐在那里,像一个黑色的影子。。冷清。我的眼睛突然一涩。一个疑问从我的脑海里闪过,这么多年来,他有过反省吗?有过忏悔吗?!有过愧疚吗?!!答案,同样不得而知。我希望他有过。那样,或许我会宽恕他。我死去的母亲也会宽恕他。但我想,他不会。因为他的脸上,没有老人的慈眉善目,依然是凶狠的表情和冷酷的面相。

我先生曾经无限感慨地说,你父亲是你家里最大的恶魔,但同时,他也是个被仇恨极度扭曲了心理的受害者。是的,他的心里充满了仇恨。和母亲那些年的争斗,让他丧失了爱,宽容,和善良的基本人性。他制造了母亲和我们的苦难。死的死了,走的走了。难道他就了吗?想起继母曾经说过的那句,如果不是为了养两个儿子,我才不会跟这种人过呢!我想,他并不幸福。他也不可能幸福。一个活在仇恨里的人,能幸福吗?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爱他呢?将来他死了,又有谁会怀念他!

突然,我的心里涌满了对他的怜悯。

我静静地站在窗外,望着他,——我那法律上的父亲。

他并不知道,我在窗外望着他。

我们之间犹如阴阳两隔。

转身离开的瞬间,我决定淡忘。

上一篇:曾说过爱你永远 - 生活文章 - 散文网 - -

下一篇:童年的雨季散文随笔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